<xmp id="q8488">
  • <menu id="q8488"><strong id="q8488"></strong></menu>
  • <menu id="q8488"><menu id="q8488"></menu></menu>
    馬術在線 首頁 馬術雜志 馬主江湖 查看內容

    劉曉夢:曼妙身姿舞出靈動生活

    2013-8-1 15:19| 發布者: Juno |原作者: 肖男|來自: 《馬術》2013年6月刊

    摘要: 在幼年,或許每個女孩子心中都會有一個關于白馬王子的夢想。而我們故事中的主人公劉曉夢,是一位更特別的女性,她的心中只有“馬”!“我有一個夢想”在劉曉夢的那個成長年代,她是熱愛文藝、聽話懂事的典型乖乖女。 ...


    在幼年,或許每個女孩子心中都會有一個關于白馬王子的夢想。而我們故事中的主人公劉曉夢,是一位更特別的女性,她的心中只有“馬”!

    “我有一個夢想”


    在劉曉夢的那個成長年代,她是熱愛文藝、聽話懂事的典型乖乖女。受母親的影響,她是個對知識極度渴望的孩子。小學三年級,母親送她的生日禮物是一張圖書館借書證。對此,她記憶猶新,因為自那天后,她就盡情地享受著被書堆埋沒的美妙感覺。而每每翻閱到與馬有關的報紙或雜志,她都會目不轉睛地看,駿馬的形象就這樣深深地烙印在她的腦海里。那一年,她只有十歲。

    “駿馬奔騰、長鬃飛揚,這些畫面好美!”她始終找不到特別的原因,去解釋為什么“馬”會走進她的生命。只是,每次當朋友問及和馬相關的事兒,她就會很耐心去講解,津津樂道,不遺余力。她學習雕塑創作,會以馬為主題,因叔叔是騎馬好手,養馬及馴馬的心得給予她無窮的創作靈感。

    有時候,一瞬間的默契,卻注定是一輩子的緣分!盎蛟S在我的血液中,早已流淌著與馬相同的因子吧!”她第一次將手輕輕地貼放在馬溫暖的胸口時,就知道,這一生她將與 “馬” 共同尋夢。 十多年前的某個夏天,金色的陽光毫無保留地灑落下來,空氣中飄散著一股淡淡的青草味兒。她來到一個靠近海邊的馬場,沿著馬場內的一間間馬廄踱著步子。望著一匹匹探頭出來充滿生氣的馬,她的心情幾乎是極度興奮的。馬兒們也注視著她這個相對嬌小的陌生人,帶著似乎充滿好奇又像是稚氣撒嬌的眼神。走到最后一間馬廄前,一個晃動的灰白身影吸引了她,一匹高大卻有著憂郁眼神的青馬佇立在那里,正盯著她。他們就這么近距離地望了許久。曉夢的耳邊吹拂著它呼出的氣息,她忍不住伸手輕輕地撫摸它,從此,開啟了他們相依相伴的旅程。

    智慧的“較量”


    曉夢所在的中國臺灣地區,同大陸相似,馬術俱樂部分有不對外開放的純私人馬場,以及實行會員制、不定期舉辦比賽的馬場。而她騎馬的八里左岸馬場是屬于私人馬主俱樂部形態,場地雖小,但有專業的教練調教馬匹,并指導馬主學習跳障礙及盛裝舞步。她說:“騎馬是輕松自在的,對于馬主們而言,愛駒受到妥善的照料是最重要的!”八里左岸馬場現有28 匹馬,大部分均為歐洲溫血馬,少數為純血馬,除了3 匹教學用馬,其余皆為馬主私人馬。曉夢的愛駒Twister(龍卷風)是來自比利時的溫血馬。它的本名為 Royal stars (王者之星),Twister 是曉夢幫它取的小名。Twister 今年11 歲,曉夢對它贊不絕口,“它非常聰明,學習能力強,障礙可以從130cm 起跳,舞步方面亦表現不錯!”

    Twister 非常有個性,遇見不喜歡的同伴是不會親近的;但它總是很愿意和人類親近。馬場的工作人員經常跟她打趣說:“你的馬太有親和力了,我們都懷疑它是不是已經擁有我們人類的思想了!”說起Twister 耍寶的趣聞,曉夢滔滔不絕:“它會自己開門,自己出馬場逛街。有時可能覺得一個人太孤單,就會幫對門、隔壁的鄰居開門,一起結伴出游!”最讓她感到貼心的是,“它能夠感受到主人的情緒!當我心情沮喪,想通過騎馬忘掉喧囂的紅塵俗事時,Twister 就仿佛和我有心電感應,它會出奇地乖巧,我的每一個指令它都做得恰到好處,似乎在為安慰我的壞心情而做努力!碧鞖夂玫臅r候,她還會騎著Twister 到戶外走走,“每當騎著Twister 到后山漫步時,不禁想起宋朝詩人‘馬穿山徑菊初黃,信馬悠悠野興長’的詩句!睂λ,這句子很寫實,因為她跟馬就是那么怡然自得。


    馬場的后面有條柏油小路,有一段路面上漆了幾道白線,Twister 每次走過去時,總是會跳躍幾下,曉夢經常會被它的可愛舉動逗得捧腹大笑,“原來它以為那是地桿哩!”不過,有時曉夢還必須跟Twister 斗智。以前在大熱天騎馬時,Twister 滿身汗,為了褒獎它,曉夢都喂它喝紅糖水。但有時要幫它補充電解質,它就會很排斥電解質水。通常曉夢的做法是,在電解質水中加一點紅糖水,以調和口感;蛘哂锰O果口味的維他命飲料同電解質水混合,可惜Twister 還是不開尊口。最終,心疼愛馬的曉夢妥協了,Twister 喝到了純紅糖水。隨著次數的增加,曉夢意識到這種“慣著”馬匹的做法是不可取的。因此,她開始堅定地實行自己最初的計劃,并用實際行動為Twister 立下規矩:如果拒絕喝電解質水,就沒有水喝!口渴的Twister 舔一口電解質水,馬上掉頭走開,曉夢很耐心地繼續引導它。當它看到主人絲毫沒有退步的意思,三十分鐘后,它做了讓步,第一桶水大功告成!講述這段經歷時,曉夢的自豪感溢于言表,“Twister 有了充分的溝通,還是很優秀的。曾經有位知名教練很喜歡它,對Twister 贊賞有加,出高價想要我割愛?晌以趺纯赡茈x開它,馬場的每個人都知道我愛它如命!”

    除了愛駒Twister 之外,她還喜歡一匹名為 “紅豆”的青馬,是匹來自荷蘭KWPN 的母馬,今年12 歲又7 個月,它生性聰慧敏感,可以完成的障礙高度同樣為130cm。另一匹名為“巧克力”的騸馬,是德國漢諾威品種,它已經14 歲了,身形強壯、充滿活力,障礙程度為140cm。來自德國的Parini 也深得曉夢喜愛,16 歲的Parini 做piaffe(原地踏步)及 flying changes(空中換腳)的動作能力強,如貴族一般優雅迷人!

    科學做“家長”


    如何科學地做好馬匹的“大家長”,至關重要的是馬主的心態。從內心接受它、喜歡它是保證高質量照料馬匹的首要條件!爱旕R主排斥或害怕馬匹,馬匹可是都會感受得到”,曉夢說,“曾經有一名馬工總是對一匹馬有敵意,認為那匹馬不聽話。在馬房里喂食馬匹的時候,總用鞭子抽它。有一天,這匹馬突然發脾氣反抗,起揚并踢了這位馬工。從此也不再信任人類,只要有人靠近就束耳防范、焦躁不安。而讓馬產生這樣的心理狀態是非常不應該的!”

    營養的供給是馬匹照料中不容忽視的。通常喂食的馬飼料有苜蓿、百慕達草;精料包括燕麥、麥片、玉米、麩皮。它們各自的功用是不同的,其中燕麥有加強力量的作用,而麥片會讓馬匹有飽足感,玉米會增進脂肪,麩皮則可助消化。曉夢建議馬主們在選擇食品時要慎重,需要針對自己馬匹的身體特質來做決定。舉個簡單的例子,很多馬主會通過喂食甜菜達到幫助馬匹腸胃消化的效果,可是由于馬匹身體條件的差異,有些馬匹食用甜菜后會拉肚子,影響身體健康。除了飼料和精料,還可幫助馬匹補充營養保健食品,如蹄粉、馬用綜合維他命;飲水中加入電解質,提供紅糖水,既消暑又利尿。胡蘿卜、蘋果這些零食也是對馬匹有益的。

    除了營養學,馬匹每天所處的環境也應特別注意。清潔舒適是第一指標,曉夢為馬房的地面鋪設了厚厚一層木屑,以防馬在躺下、翻身或站立時,關節磨損。木屑需保持干燥,這樣才能大大降低馬匹感染皮膚病、罹患蹄葉炎的風險。馬房上方還裝有風扇和噴水孔,加強馬匹的舒適度。她還要求馬房的飲水系統必須保持干凈,因為有雜質的飲水會讓體質敏感的馬匹腸胃不適。 此外,照料馬匹除固定時間釘蹄(45 天釘蹄一次)之外,一年中還需施打防止日本腦炎、破傷風的針劑。病痛帶給馬匹的折磨是巨大的,她感慨道:“我的馬場有兩匹馬因微小的傷口感染了蜂窩性組織炎,在短時間內從身形壯碩的馬迅速變成瘦骨嶙峋、雙眼無神的馬,難以想象,當年它們參加三項賽的矯健風采!

    “只愿與馬共舞”



    曉夢覺得,馬術運動是一門藝術,是要不斷挖掘內在的精華。她說她很幸運得到一個好老師的指點。啟蒙教練高經清(A 級教練),早在19 歲參加選拔賽就獲得第一名,后參與日本、韓國、中國香港、北京、上海、內蒙古等亞洲區邀請賽、錦標賽,碩果累累。通過與教練的深入溝通,她明白要善于運用身體的輔助,包括騎座(seat)、腳(legs presure)、手(reins)、聲音(voice),與馬匹做高效的互動,讓馬匹能夠溫和、輕松、鎮定、專注地服從她的指令。她認為這是騎馬的樂趣,也是馬術細膩迷人的一面,動人優雅的盛裝舞步,騎手可盡情享受其中。Twister 每每 踏出輕松而有韻律的步伐,彈跳中流瀉出的輕快樂章是令曉夢的多位馬友羨慕的,也更加是讓她自己感到驕傲的!此外,她還在葛瑪蘭馬術俱樂部練習跳障礙,那里有來自荷蘭、德國、美國等國家的20 匹馬,馬場主特別介紹曉夢一匹身形修長的騸馬 “哈利”,120-130cm 為哈利全場路線的完成能力,而它的單道障礙能力最高可達160-170cm。它的快步騎乘溫文儒雅,但跳起障礙來卻爆發力十足!


    在她的概念里,沒有對英式騎術及西部騎術條條框框的區分。她強調人與馬之間的相互尊重是最基本的要素。馬具有豐富的情感,只要騎手認真去觀察,都能從馬的肢體語言中了解到馬傳遞的訊息。一直以來,改善馬的福祉,是曉夢的目標和追求。

    為了準確地捕捉國際馬壇的最新動態,她會經常關注馬術的精英賽事。最吸引她的是國際馬聯場地障礙世界杯、奧運會以及亞運會的馬術項目。她欣賞的騎手有荷蘭的Edward Gal、德國的Isabell Werth、瑞典的PatrickKittel 等。她還向我特別介紹了她心目中堪稱最完美的“戰馬”, 一匹名為 Moorlands Totilas 的黑色公馬,“每當Edward Gal 騎著這匹荷蘭溫血馬出賽時,總是令人贊嘆的完美演出!”


    (文/ 肖男 圖/Eddie Lee、Tzuhsien Yang)

    相關閱讀

    ©2011-2025  馬術在線 (京ICP備11042383號-1)     E-mail:horsingcn@163.com

    京公網安備 11010502045787號

    返回頂部
    欧美闷骚少妇
    <xmp id="q8488">
  • <menu id="q8488"><strong id="q8488"></strong></menu>
  • <menu id="q8488"><menu id="q8488"></menu></men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