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mp id="q8488">
  • <menu id="q8488"><strong id="q8488"></strong></menu>
  • <menu id="q8488"><menu id="q8488"></menu></menu>
    馬術在線 首頁 馬術雜志 行天下 查看內容

    澳大利亞賽馬行業探訪

    2022-6-2 16:32| 發布者: admin |來自: 《馬術》2015年12月刊

    摘要: 剛剛過去的這個周末,數百名中國馬主們身著華服在澳大利亞著名的墨爾本杯速度賽馬比賽上高調組團亮相,引起了國內外媒體的極大關注。一個月前,我也有幸受到黃金海岸雅士牧場的邀請,在十月初考察了澳大利亞當地的純 ...


    剛剛過去的這個周末,數百名中國馬主們身著華服在澳大利亞著名的墨爾本杯速度賽馬比賽上高調組團亮相,引起了國內外媒體的極大關注。一個月前,我也有幸受到黃金海岸雅士牧場的邀請,在十月初考察了澳大利亞當地的純血馬行業。從純血馬拍賣會到比賽現場、從比賽現場到繁育牧場、從繁育牧場到訓練牧場、馬球場、飼料加工企業、悉尼、墨爾本直至黃金海岸。這一趟下來,我想和馬術雜志讀者分享的就是我這十幾天的澳洲賽馬業旅行的所見、所聞、所感……

    賽馬這項運動的歷史和人類文明一樣悠久,在古希臘、古巴比倫、敘利亞和埃及的考古紀錄中都有賽馬的身影。公元前 648 年的奧運會和其他泛希臘運動會上,戰車和人騎在馬背上的這兩種賽馬都非常流行。雖然在那個年代戰車賽馬是極其危險的運動,危險到車手和馬匹經常會在比賽中受傷甚至死亡,這項運動仍然興盛了很多個世紀。在羅馬帝國時期,戰車賽馬和人騎在馬背上的速度賽馬已經形成了產業,春季的賽馬狂歡節從 15 世紀一直延續到 1882 年。300年前,由于英國皇室和貴族對賽馬的推崇,賽馬被稱作“國王的運動”流行起來,一系列現代賽馬的賽制初見雛形,而引進東方血統的純血馬的繁育更為賽馬行業的興盛奠定了基礎。就這樣從最初即興比試中發展出來的賽馬、騎手技能和馬匹品種逐漸發展成專業化體系。在過去的一個世紀中,在工業革命和社會化生產的浪潮下,馬作為農耕工具、交通工具、戰爭武器的這些作用被各種機械、汽車、飛機、輪船、現代化戰爭武器取代,馬產業在世界范圍內轉型成了體育運動、娛樂休閑方式。

    賽馬運動是澳大利亞觀眾數量名列第三的體育運動,前兩大體育運動是足球和橄欖球。賽馬產業為澳大利亞提供了大量的就業崗位。從速度賽馬的年度獎金數額來說,澳大利亞排名世界第三,排在前兩位的是美國和日本。有意思的是在 1606 年西班牙航海家 Luis Vaezde Torres 的船只第一次駛過浩瀚的大海,到達了澳大利亞和新幾內亞島之間的海峽,同年荷蘭人在人類歷史中第一次有記載的登陸,但是,那個時候這片廣博的土地上并沒有馬。1788 年 1 月 26 日是非常有歷史意義的一天,跟隨著彭林夫人的艦隊,第一匹馬踏上了澳大利亞的土地。在后來的幾百年間,各種不同品種的馬被進口到澳大利亞這片土地,我們可以理解為澳大利亞的馬產業也是個進口舶來品。在澳大利亞第一次正式的速度賽馬是 1810 年的 10 月在悉尼的海德公園里舉辦的,而維多利亞地區墨爾本的第一次正式比賽是在 1830 年的 3 月,昆士蘭地區的第一次有紀錄的比賽是 1843 年在 Cooper 平原的賽馬?墒,誰說后來者不能居上?澳大利亞現役馬的比賽馬數量僅次于美國,目前排名世界第二,由于大眾對速度賽馬這項運動的喜愛,每年 11 月,南半球的春天,超過 10 萬人被吸引到墨爾本的賽馬嘉年華,為了配合嘉年華期間的活動,當地政府還會設立法定的假期。所謂的墨爾本賽馬嘉年華實際上由每年 11 月第一個星期六維多利亞打比(Victoria Derby )、第一個星期二墨爾本杯(Melbourne Cup)、第一個星期四橡樹大賽(VRC Oaks race)和第二個星期六大獎賽日(Srakes Day)這四個幾乎相連的大型賽事組成。除了墨爾本賽馬嘉年華,金拖鞋大賽(The Golden Slipper Stakes)、考菲爾德杯(Caulfield Cup)和考克斯大賽(W S Cox Plate)也是澳大利亞著名的年度賽事,這些大賽不但把澳大利亞的速度賽馬產業推向巔峰,也帶動了當地經濟的發展。

    從產業的角度去看賽馬,下游旅游經濟怎樣從中受益我們先不談,賽事上游的配種、繁育、訓練、飼料加工等相關環節是我們此行更加關注的重點,而其中的重中之重就是把他們串聯起來的流通環節馬匹交易。感謝雅士牧場的 Dennis 先生此次全程陪同帶我們從悉尼的 Inglis 拍賣會一直看到了黃金海岸著名的神奇百萬(Magic Millions) 拍 賣 會。 在 澳 大 利 亞 Magic MillIons 和 Inglis 是兩家最為著名也是最大的拍賣公司。十月份是澳大利亞的春天,春天往往是小馬出生的季節,也是馬兒們過周歲的時節,這個季節的拍賣會主要是兩歲馬的拍賣會。在澳大利亞,1 月到 6 月賣 1 歲馬,10月以后賣 2 歲馬,3 歲以下的馬多數私下成交,或在很小的拍賣會上銷售,大部分馬在 5 歲之前就會退休,超過 9 歲的馬基本就不會跑了。小馬通常從 1 歲半開始訓練,到兩歲左右開始出賽打他們職業生涯中的第一場比賽,Golden Slippers 金拖鞋比賽是比較有名的兩歲馬比賽 , 獎金高達 400 萬澳元,3 歲最出名的是打比大賽,獎金從 60 萬到 300 萬不等。在馬兒兩歲的時候行家們對馬兒未來的預期已經可以有一些判斷依據,馬兒的能力和價值基本上已經很清晰,買 1 歲馬的時候判斷是一方面,賭的成分也有一些。對于那些最有潛力的馬匹,往往有賺到很多獎金的可能性,除非特別缺錢,持有它們的主人往往不會出售。

    對賣家來說,因為拍賣會上有競價機制,價高者得,拍賣會上往往可以把馬賣出更好的價格。在拍賣會前,會有兩到三天的預展,前來挑選馬匹的競價者不但有澳大利亞當地的買家,還有來自韓國、新加坡、香港、澳門和中國大陸地區的馬主們。大型的拍賣會一天之內流水一樣的拍出幾百匹馬,國際買家們對每一匹馬的了解主要是通過幾個月前就對外公布的拍賣書和預展期間對馬匹狀況的現場判斷。拍賣書上詳細介紹了馬匹的父系、母系、同代以及母系幾代的獲獎狀況,母系的介紹比父系要詳細。拍賣會上的很多中國買家對純血馬血系的了解比我想象中還要專業,在拿不準父系價值的時候,他們會通過在網上查詢父系配種價格作為其中一項判斷依據。雖然在預展看馬的過程中也見到有內地買家看到四蹄踏雪、青色或是純黑色的馬時眼睛發亮,在真正叫價的那刻,他們還是理性大于感性。以前總是主觀的認為外國人思維方式都相對單純和直接,在拍賣會上買馬不過就是舉手叫價而已,用了幾天的時間在不同的城市看拍賣會,原來外國人也有耍小心眼兒的時候。比如說,很多真正買馬的馬主并不是堂堂正正的坐在貴賓席位上叫價,而是在心儀的馬被拍的那一刻躲在拍賣場的小角落里,甚至叫價都不是大大方方的舉手,僅僅是對著拍賣師的助理們擠眉弄眼。雅士牧場的負責人 Dennis 先生告訴我們,國外的這種大型拍賣會上也會有專門負責抬價的人,你在預展的時候一遍又一遍的看了同一匹馬,購買的意向往往就表現的非常明確了,拍賣的過程中抬幾次價賣家就能多賺很多錢,誰不想賣出好價錢?真的是隔行如隔山,貌似公平的拍賣會上買馬也有學問。

    Michael John Gibson 是我在悉尼的拍賣會上認識的一位牧場主,今年六十多歲。他的牧場坐落在悉尼和墨爾本之間,并不主要從事小馬的飼養。今年 1 月他花 2.5 萬澳幣在拍賣會上買下了一匹 1 歲多的小馬,因為他的眼光好,10 月份的拍賣會上這匹小馬被人以 10 萬澳幣的價格買走。伍碧權先生是香港賽馬會著名的資深調教師,他調教出的馬分別獲得過三屆香港馬王。他告訴我拍賣會上一匹青色小馬會以12 萬澳幣的價格成交,沒想到真是一分不多,一分不少,12 萬成交。后來,其他的香港調教師告訴我,這匹馬其實也是伍先生在 1 歲馬的拍賣會上以比較便宜的價格購得,能猜出馬匹成交價格純粹靠他的專業。這次澳洲之行還有一匹被大家熱議的馬是中國馬主郎林先生的蒙古可汗,傳說這匹馬曾經在某拍賣會上被以 9000 澳幣的價格公開成交,轉手到郎林先生手中時是 22 萬澳幣,而現在蒙古可汗已經成為澳洲最熱門的賽馬之一,累計的獎金又讓郎林先生賺的盆滿缽滿。通過馬匹的交易、參加賽事等方式讓馬主們在馬產業的投資產生收益,賺到錢得到高倍回報,形成正向的業態循環,這應該就是澳洲馬產業從無到有,蓬勃發展的最主要原因。

    在澳大利亞的日子里,從悉尼到墨爾本,從墨爾本到黃金海岸,每天主要的時間都花在參觀牧場上。雖然澳洲地廣人稀遍地牧場,又都玩兒的是純血馬,實際上牧場和牧場間的細分還是很講究的。前面提到的 Michael 先生的牧場是一家小型牧場,主要飼養一些繁育母馬和小馬駒,他的母馬如果需要配種,要把馬拉到有種公馬的大型繁育牧場去配種,如果超過兩歲,需要訓練比賽,就要寄養在有跑道和調教師的訓練牧場。我們也去參觀了一些以繁育為主的馬場,在春天這樣的配種季節,每天早上工作人員都忙活著母馬的直腸檢查,配馬,新生小馬的各種親和訓練……這其中我們住的時間最長的是位于黃金海岸地區的雅士牧場,雅士牧場實際上由 4 塊相鄰的牧場組成,馬場的運營也分由幾個獨立的部門,其中包括了速度賽馬部、馬球部、繁育部和馬場馬術部。對澳大利亞的馬主來說,除了買到有潛質的馬匹,平時的訓練更加直接關系到馬匹的價值和未來的收益。訓練場地里有兩條跑道、沙地和草地,對純血馬來說,不同血系的馬匹擅長跑不同的地面,優秀的調教師往往對受訓馬匹的祖宗八輩都會有比較深入的研究后才制定訓練計劃,不同血系的馬出成績的年齡不同,有優勢的比賽距離不同,發揮最好的路面不同,甚至訓練和騎乘的方式也不同……現在我們所看到的速度賽馬中,騎手蹲在馬背上的騎姿就是19 世紀末澳大利亞騎師 Tot Flood 和 James 發明出來的騎乘速度賽馬的方式。我有幸在清晨的 6 點多爬上跑道邊的高塔與調教師們一起看了一場年輕馬的跑步測試,在測試中的過程中調教師仔細的觀察年輕馬的步伐,騎手的重心和駕馭方式,馬匹的速度,慢跳后騎手還要向調教師匯報對馬匹的感覺。訓練出一匹優秀的賽馬,有眼光的買到一匹好馬只是邁出了第一步,經驗豐富的專業人士對馬匹的訓練以及完備的基礎設施也必不可少。除了國內馬場里經常能見到的遛馬機、馬游泳池,我還在雅士牧場里見到凹陷于地下的水下遛馬機。聽國內專業于馬房設施的 VSVN 的尚總說,即使是馬產業發達的澳大利亞地區,并不是每一家牧場都擁有水下遛馬機,在比賽馬的訓練過程中,確實會有水下遛馬機的使用需求,這時候,有需要的訓練師就會把馬拉到有水下遛馬機的牧場租用遛馬機。

    在雅士牧場里我們偶遇到一些從香港去的馬主,雖然香港的速度賽馬產業也很發達,但他們在澳洲購買的馬匹并不全部運回香港。從比賽的獎金分析,香港的獎金并沒有澳洲的獎金高,澳洲的訓練環境又更好,他們在澳洲購買的純血馬首先會留在澳洲訓練,如果比賽的成績不夠理想才會運回香港打比賽。從后期的配種收益來看,香港沒有馬匹繁育的體系,即使馬跑出了好的成績馬主很難得到后期的配種收益,他們更愿意把比賽成績好的馬留在雅士牧場。最近幾個月,國內頻繁爆出香港賽馬會與中國馬術協會、中國馬業協會合作的新聞,國內的速度賽馬業人士也從中看到了更多的希望。從全產業鏈的循環來看,內地有香港、澳門都不具備的繁育條件,從技術上看香港賽馬會有更加豐富的速度賽馬方面的專業技術。澳大利亞從無到有,直到排名世界前列的速度賽馬產業又是一個多么成功的案例,我們期盼著從中可以走出一條有中國特色的速度賽馬的明天。


    ©2011-2025  馬術在線 (京ICP備11042383號-1)     E-mail:horsingcn@163.com

    京公網安備 11010502045787號

    返回頂部
    欧美闷骚少妇
    <xmp id="q8488">
  • <menu id="q8488"><strong id="q8488"></strong></menu>
  • <menu id="q8488"><menu id="q8488"></menu></men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