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mp id="q8488">
  • <menu id="q8488"><strong id="q8488"></strong></menu>
  • <menu id="q8488"><menu id="q8488"></menu></menu>
    馬術在線 首頁 馬術雜志 行天下 查看內容

    野眼看天下之澳大利亞

    2022-8-11 09:54| 發布者: admin |來自: 《馬術》2016年8月刊

    摘要: 平生最愛——馬和女人。戶口本上的名字是女人給起的,她是我媽。野孩子的綽號是女人給起的,她是我曾經的伴兒。后來結婚,最好的女人找到了,她是我的媳婦。一輩子,愛女人的事就這么定了。馬,是我另一愛?瘩R,畫 ...


    平生最愛——馬和女人。戶口本上的名字是女人給起的,她是我媽。野孩子的綽號是女人給起的,她是我曾經的伴兒。后來結婚,最好的女人找到了,她是我的媳婦。一輩子,愛女人的事就這么定了。

    馬,是我另一愛?瘩R,畫馬,騎馬,最后掉進了馬圈,愛個沒完沒了。

    世界上哪哪都是馬,高的矮的胖的瘦的,世界上哪哪都是騎馬的人,頂頭盔的,托套馬桿的,帶牛仔帽的。我特喜歡帶牛仔帽的,他們大多是牧民,美國特多,叫牛仔,有自己的風格,有自己的活法兒。除了美國,好多國家都有牛仔,加拿大、巴西、阿根廷、澳大利亞。這些馬背上的人,都和我一樣,愛著馬。

    于是,就有了個夢,去愛馬人的國家——澳洲溜達?纯此麄兊幕罘▋,捎帶手看看他們的馬。

    來澳洲必定要看海。這里是個大大的島,大部分城市都簇擁在海邊。這里有綿長的大堡礁,有沖浪勝地黃金海岸,有大洋路,有拜倫貝。時間原因,我們沒去大堡礁,只在黃金海岸和大洋路轉了一圈,前者在悉尼,后者在墨爾本。

    黃金海岸是個旅游勝地,據說夏季,世界各地的游客云集于此,熱鬧非凡,房價飆升。這里一面是海,海岸線上密布著頂級酒店、高檔餐廳、時尚商店、酒吧和賭場,這里是花錢享受的好去處。

    看海,值得去的還有墨爾本的大洋路。黃金海岸是自然風光與高度發達的旅游城市的綜合體,而大洋路卻在優美的海岸線風光之外,充滿著悲傷。我愛傷感,世界上很多經典的背后都隱藏著傷感,很少有喜劇成為了經典,即使是卓別林的幽默也是受壓迫人民的喜劇體現,羅密歐與朱麗葉如果最后結婚生了好多孩子估計也沒什么意思,搖滾之王杰克遜最后哀婉離奇的離世卻更讓人對他著迷。大洋路蜿蜒 160 多公里,在這條經典的海岸公路之中,風景變幻,應接不暇。時而巖石交錯,時而斷崖嶙峋,時而穿梭在叢林,時而經過童話般的村落?粗粗蛠淼搅耸澜缙嬗^——“十二門徒”。

    聊完大海、美女、自然風光,就該說說主題,牛仔是要騎馬的!澳洲牛仔馳名世界,在中國的西部馬術世界杯邀請賽中,澳大利亞的競技牛仔水平非常之高。這也是我作為國內西部馬術比賽解說評論員的所見所聞。澳洲的北京兄弟雖不太精通馬趣,但是知道我來,還是煞費苦心地為我安排了騎馬旅游的行程。

    于是我坐上了向藍山而去的汽車。距悉尼市區 100 公里遠的地方,就是美麗的藍山景區。所謂藍山(blue mountain),直譯就是藍色的山,可想而知這里的空氣多么純凈。遠山分為不同的藍色蜿蜒排列,峽谷綿延,原始叢林煥發著勃勃生機。穿過滿是游客的景區,人際罕至。翻過山梁,車行谷底,我們來到一片相對平坦的曠野。這里就像桃花源外,另一個國度展現在眼前,一個個牧場排列在道路兩邊,地形像高爾夫球場那般起伏跌宕,自然而生的參天巨樹稀稀落落的散落在牧場的土地上,偶見牛馬,膘肥體壯。

    我越發激動,但繼續保持著假裝的淡定穩重。不過當我見到馬的那一刻,就再也按耐不住內心的激動了,大喊道:爺!來啦!

    我們聯系的牧場叫 EUROKA,這里的經營方式是電話預訂,需要提供給馬場的信息有:人數、有無騎乘經驗、需要游覽的時長、到達時間,還有客人的體重(190 斤以上的客人謝絕騎乘觀光)。報信息我很理解,就像我們在國內騎馬,必須告訴屬地基本情況,但是還真不用報體重,可見,外國人身材出入太大了。

    上馬之前是焦急的,我真想立刻跨上馬背象子彈一樣放他一蹦子。不過,國有國法家有家規,還是按照人家規矩來吧。

    穿過馬場工作區,我們一行七位準備騎馬的朋友來到馬匹散放場地。場地內早已為我們準備好了高頭大馬,肩高平均一米六,體態勻稱,毛色光亮,略像我們國內的半血馬品相?吹今R就能知道一個馬場的管理水平,這幾匹馬外形健美,性格穩定,健康溫順,打理干凈,可見主人是個極其了解馬匹并且具有踏實認真的工作態度。

    所有的馬匹都裝備好了世界名品馬鞍——澳洲馬鞍,我們簡稱澳鞍,這讓我興奮不已。世界馬鞍造型多樣,功能各異。蒙古鞍酷似元寶,輕巧實用;美國西部鞍厚重皮實;墨西哥鞍華美精致;印第安鞍粗狂原始;而國內一直少有馬友問津的澳洲馬鞍更是世界馬匹裝備中的一朵奇葩。澳鞍酷似美國西部馬鞍,厚重的牛皮包裹著馬鞍骨架,沒有西部馬鞍的前樁頭,增加了大腿前側的左右擋板,造型和位置很像大象的耳朵,他的功能就是為了阻擋騎手向前的慣性沖擊。我們使用的這幾盤馬鞍非常樸素,沒有雕花,沒有銀飾,我倒更喜歡這種簡約的風格。

    很高興,幫我們安排馬匹和講解的工作人員都是美女。我的英文水平只限于“你好、謝謝、對不起”的程度,根本無法聽懂工作人員的騎乘要領講解。不過騎馬十余年,一看對方的手勢和指向馬匹的部位,我就知道她在說些什么。于是我迫不及待地頻頻點頭,表達自己都已明白,“Yes ,Yes ,我都yes了,快讓我上馬吧!”我拿出手機 ,不停地給工作人員炫耀著我在國內騎馬的照片,工作人員們都驚訝地贊嘆:“Very good ,very cool!”

    在得到工作人員們的認可后,一位美女馬倌看了看我的體重對我說我的馬叫“佐羅”。我很高興她重視我,并且隨手拎了一個上馬塑料樓梯桶,帶我走向我的馬的方向,我邊走邊想,我這老手還用樓梯?小瞧我!正在我自信地想一會兒獨立上馬給美女們看看的時候,佐羅站在了我面前。我瞬間無語,馬的肩高一米七八,純黑,巨大無比,好似史前怪獸。我曾經騎過溫血,肩高一米七,卻從來沒有跨上過這么高的馬背,我哽咽了下,老老實實地接過人家的小樓梯,乖巧地順梯而上,坐穩了馬背,嘴上有禮貌地說了聲:Thank you!

    坐在佐羅上是很刺激的,這不是馬,是大象,我感覺自己有點像出演《三國演義》里“七擒孟獲”橋段中騎大象打仗的象兵。由于馬的胸腔很寬,我的雙腿被動地撐開,雙腿內側完全貼合了馬體,隨著馬匹慢慢的步伐,像練武術的孩子正在抻筋壓腿一樣,酸楚串遍了全身。

    其他六位同行都跨上了馬背,大伙都是多年的老壩上(去壩上草原騎馬的發燒友),上了馬背后的表情透著滿足和得意。我們按照美麗的工作人員的指導,在場地中進行慢步一字隊列行進,一位六歲的小姑娘騎著馬走在隊列前面做引導,我則緊隨其后,接下來的朋友們依次排開,一圈、兩圈、三圈,人馬穩定,隊列整齊。我深知,這樣的隊列體驗,是工作人員在了解顧客的騎乘水平和馬匹的狀態。隨著一聲“OK. Let's go!”,我們可以向大自然出發了!

    散放區的護欄門打開了,沒想到剛才跟隨的六歲小姑娘就是我們的領隊,一行七人就跟在小姑娘的后面緩緩地走出了牧場,而其他漂亮的工作人員各自上馬前后左右簇擁著我們愉快地前行。一、二、 三、四……我在馬背上清點著隨行的“馬倌”(跟隨游客做安全保障的工作人員),一共八人。我驚訝不已,在國內,一隊會騎馬的客人一般只有一至兩位馬倌陪同,除特殊情況外,全程沒什么例外。而這里,浩浩蕩蕩七個游客八個陪同,平均一個游客一個多保鏢,而且都是身材火辣的美女,頓時感覺身價倍增,受寵若驚。

    佐羅的步伐沉重緩慢,起初我還真有點害怕,這么個大家伙隨便做點動作,波及到我,就是五臟六腑的神魂顛倒。還好,十來分鐘過去,我嘗試著做了一些手、腰、腿、腳的動作,移動著我的重心向馬發出駕馭的指令。佐羅明顯因大而笨,對指令反應多少有些緩慢,執行起來有點像廉價的自動擋轎車——滯后。

    滯后就滯后吧,這么個大家伙也不能太敏感、太興奮,不然號稱“野孩子”的我就該成了“倒霉孩子”了。 

    邊適應著佐羅,邊看著我的小領隊,六歲小姑娘放松地騎在馬背上,她的馬就像被催眠了一樣緩慢地走在隊列最前端,小妹還不時地磕腿催促著馬匹。就在這時,身后的朋友向我喊道:“野哥,放一蹦子吧!這么溜達快睡著啦!”的確,按照我們在國內的騎法:試馬,外出十分鐘走步或者輕快步,二十分鐘以后至少要放一蹦子先過過飛馳的癮,半小時后人馬熱身,小汗也出來了,下馬修整。再上馬,半小時、半小時地循環前進,一玩就是一天。我心里想著,手上已經帶出了動作,內方收韁向左微微轉身,腰腿習慣地給了佐羅轉向的指令,大佐羅,機械般的運動軌跡被打破了,頭一甩,出離了隊伍,向附近的一個土包而去。就在這時,隨行的美女馬倌馬上吆喝停了隊伍,示意我調整方向回到隊中,并且通過翻譯告訴大家,一定要按照隊形前進。哎,我從她的臉上看到了擔心和恐懼,仿佛危險臨近,大難臨頭。好吧,為了讓美女“馬倌”們放心,我們只好像被押的犯人一樣,緩緩前進。

    既然不用刻意駕馭坐騎,索性就信馬由韁隨著隊伍走吧。南半球金秋的下午三點,溫暖籠罩全身,地勢起伏,參天巨樹造型各異,草地、灌木、樹林交相呼應。我們的馬隊在伴隨著馬蹄聲的歡笑中,忽而穿梭在茂密的樹林,忽而踏過小溪涓涓,忽而前行在寬廣明媚的山坡上,牧場的牛群向我們打著招呼,野鳥被勻速的馬蹄驚起。走著走著,我們來到了中途的休息地,幾處住所和一個戶外茶歇。

    從佐羅上下來,是需要技巧的,我策馬停在了一個斜坡上,讓自己下馬的落腳點省力地落在坡上。美女馬倌們及時把馬匹牽走拴好,看得出她們的服務意識很強,從內心把我們當做尊貴的客人。

    涼亭長方,擺放著四張條桌,每張桌子可以坐十人,管理茶歇的侍者是一對夫婦,四十來歲,及時把小點心、奶酪和紅酒提供給大家。聊天得知,騎馬觀光旅游是這里的一項活動,這里數千畝土地,種植著很多作物,葡萄和自釀葡萄酒是這里很不錯的產品。

    酒過三巡,微醉腮紅,大伙嬉笑攀談無比舒暢,不知不覺夕陽西下。藍山幽藍,霞光在云彩間肆意地渲染,金黃色的晚霞與孔雀藍的藍山形成鮮明的撞色,墨綠的樹葉中竄出乳白色的枝干,像跳躍的音符一般。我們繼續上馬返回駐地,一行人逍遙自地在畫卷中穿行,林木雄偉奧妙無窮,讓我想起俄國風景畫家希施金的風景畫,他的代表作就叫《森林密處》和《紅樹林》。如今,我們就在這金秋晚霞的畫中游走,夢想伴隨著歡歌笑語徐徐實現。

    從都市到郊野,從森林到海邊,我瘋狂地吮吸著澳洲的每一種營養,打開自己的每一束神經去感知這個古老的世界。在這里人是主宰,正因為成了主宰,才沒有肆地索取浪費,更多的是保護,保護人與人之間的友善,保護人與自然之間的關愛,保護人與社會的和諧,這里充滿著浪漫與尊重。

    文/武強

    ©2011-2025  馬術在線 (京ICP備11042383號-1)     E-mail:horsingcn@163.com

    京公網安備 11010502045787號

    返回頂部
    欧美闷骚少妇
    <xmp id="q8488">
  • <menu id="q8488"><strong id="q8488"></strong></menu>
  • <menu id="q8488"><menu id="q8488"></menu></men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