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mp id="q8488">
  • <menu id="q8488"><strong id="q8488"></strong></menu>
  • <menu id="q8488"><menu id="q8488"></menu></menu>
    馬術在線 首頁 馬術雜志 行天下 查看內容

    循游牧之路,通往自由與未知的幻境

    2022-9-6 11:44| 發布者: admin |來自: 《馬術》2017年8月刊

    摘要: 周五的下午,我正坐在辦公室里對著電腦,帶著耳機跟一堆人開電話會議,為了一個數據吵得混天黑地,心里盼著趕快熬到下班,好擺脫這些似乎永遠扯不完的破事。窗戶外面是魔都灰撲撲的天空和剛剛出梅以后被曬得燥熱的空 ...


    周五的下午,我正坐在辦公室里對著電腦,帶著耳機跟一堆人開電話會議,為了一個數據吵得混天黑地,心里盼著趕快熬到下班,好擺脫這些似乎永遠扯不完的破事。窗戶外面是魔都灰撲撲的天空和剛剛出梅以后被曬得燥熱的空氣,一個月前在呼倫貝爾的草原上策馬揚鞭的日子好像已經是很久以前的事情,印象都已經模糊了。翻出彼時的照片和視頻,旅行的細節一點一點浮現在眼前。

    記憶

    如果把整體的旅行體驗比喻成一副畫,我那些自帶旁白的視頻就像是這副畫的底色,沒什么細節,卻奠定了基調。剛去的時候,我是一個看什么都新奇的外鄉來客,“天氣還不錯,海拉爾縣城的車比去年多了好多,從海拉爾到黑山頭的路還沒修好。我們的住宿條件升級了,住上了木質小別墅,隨隊的卡車換成房車了。草原植被破壞得好嚴重,到處都被圈起來了,去年能走的路今年走不通了”。隨著行程漸漸深入草原,關注點漸漸變了,“草原真遼闊,花兒真美,馬兒好乖,教練好帥,隊員真可愛,天上有好多星星”,以及“騎馬好累,明天不知道能不能爬起來”。當我的視頻慢慢變少,更多地沉浸在草原的時候,6 天的時間到了,行程結束了。視頻記錄著我從一個游客慢慢適應草原生活的過程。

    跟自拍視頻不同,照片大多數是隨隊的攝影師拍攝的,畢竟騎馬的時候是顧不上拿照像機的。一幀幀精美的相片,就像畫布上面的大塊色彩,記錄著一個個經典的瞬間——一群人騎著馬在草地上撒歡組隊型,沖上山頭眺望遠方,爬上山崖去找雛鷹,采一束野花戴在馬的鬃毛里,坐在夕陽下的蒙古包前聽馬頭琴,圍在一起吃火鍋,挑戰蒙古摔跤……這些照片色彩絢爛,表情生動,最適合在朋友圈去展示,提醒著我們曾經有過的精彩。

    視頻和照片加起來,已經能勾勒出這次馬背旅行的形態?墒怯洃,那些屬于個人的、獨有的、微小的記憶,才能給這幅畫加上各種細節,讓整個畫面豐滿起來。我記得下雨時,馬兒自動背著風站成一排,用屁股直面風雨的機智;記得策馬奔弛了幾公里,馬沒事,我累得上氣不接下氣,馬背都爬不上去,晚上吃飯握不住筷子的狼狽;記得一口喝下去,從嘴里燒到胃里的蒙古三杯迎客酒;記得一群人喝著茶,商量著一會兒拍個什么樣的小短片才能不虛此行的歡聲笑語。但是我印像最深的是二天行程最后我們沖上的那個山坡,野花遍地,向陽面跟背陽面開的花還不一樣,一面是黃的,一面是藍的。我一個人坐在最高的山頭的時候,“5 號”靜靜地站在旁邊一動也不動,耳邊是風聲混合著不知名的鳥兒悅耳的叫聲,周圍安靜極了,陽光撒在連綿起伏的山脊上,隨著云彩的移動光影變換,遠處的隊友在拍照。那一瞬間,我好像處在人間和天堂的分界線上,神圣、寧靜,還有人間溫暖的煙火氣。

    下山的時候我們看到了草地上的一窩小鳥,那個窩是跟草地平齊的,我從來沒有見過鳥窩是在地上的,那些雛鳥還沒有一個乒乓球大,張著鵝黃色的小嘴嗷嗷待哺。它們那么小,那么嬌弱,我不知道它們是怎么在草原上生存下來的,只能感慨造物主的神奇。

    我想,在現在這個資訊極端發達的時代,人們還愿意跋涉千山萬水,應該就是為了去贏得那些屬于自己的,獨有的一些記憶,形成每個人獨一無二的畫作吧。

    有人問我,“旅行的方式那么多,為什么你會選擇馬背旅行?”畢竟作為一個上班族,一年也沒幾個長假,用在了這里,就不能去其他地方了。 我想了很久,答案應該是“自由”與“未知”。

    自由

    相比于其他旅行方式,馬背旅行目前在國內還是比較小眾的,基本不太可能像去成熟景區一樣拉上幾個朋友就出發了。尤其我們這次走的 6 天快馬線路,對隊員的時間,體力各方面都有限制,于是只能是陌生人組隊。在這個臨時的集體里,大家互相以網名稱呼,沒人問你年齡、職業、收入、婚否,大家談論的話題就是天氣、馬、晚餐。你可以擺脫所有的社會責任,你不再是別人的兒子、父親、丈夫、朋友、同事,你就是一個單純的來騎馬的人,跟著一堆有共同愛好的異鄉人一起走完這 6 天的旅程,緣來而聚,緣盡則散,帶走的是一路的美好回憶。這是身份上的自由。

    其次是時間上的自由。草原上沒有工作日和周末的區別,沒有早九晚五打卡的壓力,連手機信號也沒有,在這里,太陽叫你起床,月亮催你入睡,你的胃提醒你進餐。你突然間發現有大把的、完整的時間去看天,看地,看云,看花,看馬。擺脫了時間的壓力,人會變得非常輕松。

    最后是行動的自由。草原上沒有一條條劃好的車道讓你時刻擔心壓線要被罰款,也沒有熙熙攘攘的人群潛移默化地提醒你要注意言行舉止,在這里席地而坐是正常狀態,就算是隨地大小便也不是什么不可接受的事情。就連騎馬,也沒有什么一定之規。專業練過騎術的當然可以騎得很優雅,但是野路子出身的,就算你騎得再難看,只要不掉下來,不傷不痛,也能體會一樣風馳電摯的感覺。

    未知

    中國人做事,總是追求“天時地利人和”。但是很不幸,在馬背旅行里,這三件事都可遇而不可求。

    說起天時,草原上的天氣瞬息萬變,一片云彩飄過可能就是短袖和沖峰衣的區別,基本上你能選個相對靠譜的時間段(比如6~8月)就不錯了,其他的完全看人品。

    地利就更不可能了,現在草原都是私有的,昨天還能走通的路,今天可能就被圍起來禁止通行了;晴天能走的路,雨天可能就要繞道了。我去了兩次草原,走的是同一條線路,雖然兩次的大方向一致,但具體到走哪條路上,卻是不盡相同的,尋找兩次路線的重合點,也會變成一個莫名的關注點。

    最后就是人和。在馬背旅行中,應該是人與馬和。但是可惜,馬兒不會說話,你得去揣摩它的脾氣。一般人看馬,也就是看看年齡、雌雄、毛色、體態,可是看著差不多的馬兒,個性卻是千差萬別,跑起來的感覺那就差異大了。有的馬易操控,跑起來平穩舒適,但是沖鋒領跑不是強項;有的馬爭強好勝,平時顛死你,跑起來樂死你;有的擅長短途發力;有的長于長途奔襲,總之各有千秋。各項都強的馬,應該也有,不過你能不能控制得住它就要打個問號了。

    有人問我,連續兩年去騎馬,你不膩么?我回想了一下,好像隨著我騎馬時間的增加,對旅行的訴求是在不停變化的。早期我希望能穿得美美的在馬上擺拍,照片是重要的;后來我希望能讓馬跑起來,速度就更重要了; 現在我覺得,能讓馬按我的想法行動,人馬之間的配合才是我最看重的。在可見的未來,這個樂趣應該還不會膩吧!

    幻境

    就像一枚硬幣總有兩面, 當游客津津樂道著馬背旅行的自由和未知時,生活在這里的人們以及這個行業的從業者,看到的更多是心酸和無奈。作為游客,我們總是在欣欣向榮的夏天來到這里,看到的是藍天、綠草、白云、黃花,當地的人們趕著成百上千的牛羊馬匹在放牧,吃的是烤全羊,喝的是馬奶酒,幕天席地,載歌載舞。但是在我們看不到的漫長冬季,當地人要應對的是極端的嚴寒和單調乏味的生活,他們要在零下幾十度的氣溫里,走出溫暖的帳篷去檢查,確保馬匹的安全,他們要對應牧草漲價,馬匹死亡等一系列的問題。作為游客,我們只要吃飯,不用刷碗,自己搭個帳篷,收個垃圾就已經很了不起了。那些潛在的風險:路可能不通了,車子可能會陷在沼澤里了,馬匹晚上走失了,隨行的水不夠用了,草地上的草不夠馬匹吃了,都被從業者們屏蔽在我們的視線以外了。從這個意義上說,我們在草原上過的就是“衣來伸手,飯來張口”的幸福生活!

    馬背旅行就像是平淡生活的一個休止符,在一個短暫的時間里,給你創造一個沒有負擔只管享受的幻境,F在就連這個幻境也在以肉眼可見的速度走向消亡:住宿條越來越好,公共草原越來越少,無線信號正在向草原深處延伸。保持游牧特色與改善當地人民生活水平之間存在的矛盾,正在以游牧文化的快速消亡而告終。所以我說,去吧,趁著還有機會,去看一看一望無際的草原,去跟馬兒一起撒撒歡。

    文/Smart 圖/周振強

    ©2011-2025  馬術在線 (京ICP備11042383號-1)     E-mail:horsingcn@163.com

    京公網安備 11010502045787號

    返回頂部
    欧美闷骚少妇
    <xmp id="q8488">
  • <menu id="q8488"><strong id="q8488"></strong></menu>
  • <menu id="q8488"><menu id="q8488"></menu></menu>